長照家庭難紓壓 2018釀22起悲劇

採訪/撰稿  / 台北市

近年來不論在日本或台灣,都傳出許多家庭照顧者因為壓力過大,因而決定終結被照顧者的生命,甚至雙雙走上絕路的事件,光是2018年,全台發生的長照悲劇就多達22起!我們實際訪問家庭照顧者個案,說起辛酸和壓力,他們難掩激動,更是滿腹苦水。檢視政府的長照服務,為甚麼無法幫助這些家庭紓解壓力呢?未來又該如何加快腳步、落實政策呢?

70歲的崔佐英獨力照顧臥病在床的92歲老媽媽,每天從早到晚,母親的呼喚都沒停過,崔佐英卻總能第一時間就趕到媽媽床邊,就怕褥瘡復發,崔佐英每晚兩小時起床一次替媽媽翻身,只是媽媽除了生活無法自理,還有輕度失智、記性差、愛幻想、脾氣暴躁,照顧的人必須隨傳隨到,沉重的壓力加上睡眠不足,才半年時間,崔佐英就掉了五顆牙、瘦了9公斤。

截至2018年6月,台灣失能者約76萬,住進安養機構的僅僅8萬多人,25萬人由外籍移工照顧,剩下的近43萬人都是由崔姐這樣的家庭照顧者扛起重擔,說起現行的長照2.0,崔姐忍不住抱怨連連。

今年45歲的李中治照顧72歲的媽媽長達10年,一開始母親中風,醫師告知有6個月的黃金復健期,心急如焚的中治,毅然決然辭掉工作,和父親一起照顧媽媽,但兩年後爸爸就腦出血過世,而媽媽非但沒有好起來,病情還每況愈下,和母親靠著頭說話,語氣相當溫柔,此刻媽媽彷彿就像中治的女兒,但因為照顧母親犧牲工作、葬送人生,每天過著捉襟見肘的日子,說著說著,中治情緒越來越激動。

全台因為照顧家人而離職的人約有13萬,而影響工作的更高達231萬人,照顧者不是在工作和家庭責任間蠟燭兩頭燒,就是離開職場陷入貧窮,光是2018年,全台就發生了22起的長照悲劇。

在我們這次採訪的過程中,家庭照顧者都不約而同透露想幫家人解脫,或是想自己尋短的念頭,這也成為反映國家危機的重大警訊,而他們只是高齡社會的冰山一角,隨著超高齡社會的來臨,失能人口持續增加,長照政策若沒有結構性的變革,或建立類似社會安全網的預警機制,未來照顧壓力的海嘯,恐怕將吞噬更多家庭。

華視新聞,發布日期: 2019-02-11

來源: 華視新聞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