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新聞雜誌】「一人住院全家倒」醫院照服員 改寫陪病文化

高齡社會、照護的需求就會相對增加,若家中有人生病住院,您是否有這樣的感覺?就是「一人住院,全家累倒」,不然就是得面對高昂的看護費用,家事工作兩頭燒、又傷荷包。

新北市三峽恩主公醫院,2015年底開始推動「全責照護」,就是由醫院聘雇的40多位照服員,負責24小時非侵入式的照護和陪伴,一天的費用只需要1200元,大大減輕了家屬體力與經濟上的負擔,而且施行下來,全責病室都維持「零感染」的紀錄。因為,由醫院訓練、督導和管理照護工作,讓醫療品質更加提升,也達到醫院、病人和家屬的三贏局面。

手心拱起、有節奏地敲擊背部,改善呼吸狀況,長久臥床的病人,兩小時就需要拍背與翻身。接著用棉花棒,仔細清潔鼻胃管,再將貼布更換方向,避免壓瘡,每一個照護步驟都是技巧,細膩而專業,40歲的照顧服務員周明村,是醫院裡極少數的男性照服員。

8年前,父親開刀住院,當時未婚的周明村,成了照顧者,連續一個星期,奔波在醫院和工作間,晚上更是不得好眠。深刻體會陪病的辛勞,過去當「黑手」的周明村,兩年前轉換跑道,投入照服領域,但因為性別備受質疑,就連老婆也不看好。

把病人當成親人,漸漸融化了長輩的心,高齡社會醫療需求增加,家中若有長輩住院,全家輪班到醫院不但手忙腳亂、焦頭爛額,要是聘請全天候看護,一天2000多元的費用,經濟支出更是龐大負擔,但由醫院一手包辦照護與陪伴工作,就是所謂的「全責照護」,對家屬和病人來說,無疑是一項利多。

推著郭伯伯的輪椅,到落地窗前看風景,51歲的照服員陳淑惠,在醫院服務6年,笑臉迎人的她,和長輩噓寒問暖,互動親切熱絡,照顧工作也做得無微不至。

20年前,媽媽病倒住院整整20天,和兄弟姊妹輪班照顧的的淑惠,還是感到筋疲力盡,當時,她更發現,家屬陪病,非但照顧無法到位,還出現不少問題。

這群照服員除了照顧病人的身體,也不時給予病人心靈的安慰,現在醫院裡,老老照顧、和沒人照顧的個案越來越多,因此醫院「全責照護」的需求,更顯重要。

護理師和照服員各司其職卻又緊密結合,由醫院的護理部統一管理,如此一來,更可以讓護理師回歸專業,改善血汗情況,推行三年來,「全責病室」都維持零感染的紀錄。

除此之外,院內還有一群紫色衣服的照服員,負責一般病房的照護工作,病人不需另外付費,對醫院來說,一年多出1200萬的人事支出,加上照服人力難尋,都成為執行「全責照護」的考驗。

今年24歲的李旻倫,才剛從金門大學長照系畢業,對於這種傳統印想中,把屎把尿的工作,年紀輕輕的她,也說出自己心中的感慨。

根據2017年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調查,台灣人因病住院後,有超過65%由一或多位家屬輪流陪病;25%的家庭則在情急下,聘請白天或全天的一對一看護,而在歐美醫院推動已久的「全責照護」,在台灣已經有34家醫院跟進,三峽恩主公醫院,是唯一一間由院方直接聘雇和管理照服員的醫院。

有了這群照服員,不但給了家屬喘息空間、也提升了醫療品質,造福許多病人、更替醫護分憂解勞,創造三贏局面。一群熱血的照顧服務員,正在進行「醫療微革命」,改寫台灣的陪病文化。

CTS華視,發布日期: 2019-03-01

來源: CTS華視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