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市長,瑪麗亞不是你口中的笑點!

張明旭/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議時,針對企業代表建議的「積極引進大量引進,鄰近高雄,接受派遣到國際的菲律賓的白領跟技術人才到高雄」,韓國瑜回應:「菲律賓取才這個……我想高雄市民跟台灣人民心理狀態,一定會有很大的衝擊,怎麼瑪麗亞一下變我們的老師了?呵呵呵。」
 
談話間,韓國瑜不僅將「瑪麗亞」當成了「笑點」,更是意指,如果讓菲律賓(女性)移工當上了台灣的教師,那對於高雄及台灣人來說都是重大衝擊,必須要先心理建設。
 
此番明顯帶有貶意的「笑談」一出,立刻受到許多民眾批評太過歧視。對於這些批評,韓國瑜則辯稱「他清楚菲律賓外語人才輸出非常進步,用『瑪麗亞』並非歧視,而是在做表述,是在推動雙語教育時要與家長適當溝通,才使用「瑪麗亞」一詞。」這段辯解不僅毫無自省之意,更完全閃避了被批評「歧視」的問題根源。
 
為什麼韓國瑜這段言論會帶有種族、國籍以及階級的偏見與歧視?曾任12年國教第二外語課綱研修委員的周若珍老師在〈怎麼這種人變成我們的高雄市長了〉中,已談得相當清楚;而臺男的瑞典膚淺日常也用自己和朋友的故事道出了「我們都是瑪莉亞」。不過在這些論點中較少提到「性別」方面的觀點,這也是我們接下來希望補充的:
 
在會議上,企業代表所提到的是「派遣到國際的菲律賓的白領跟技術人才」,而並沒有標注任何性別;但到了韓國瑜要舉例開玩笑時,「瑪麗亞」一詞卻變成了他的笑點,而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這就要從滿滿的刻板印象開始談起。
 
一方面,台灣社會對於東南亞男性移工的刻板印象多停留在「身上髒兮兮地在工廠、工地、漁船等處工作,在火車站前蹲坐」(最近才在日常生活中聽過這說法好幾次),而或許是因為在刻板印象中,這些人「跟台灣家庭較為遙遠」,所以名字也較難被記得,而被統一歸為「外勞」。
 
而另一點則是因為,相對於男性移工的工作領域,「菲律賓女性移工都擔任家庭幫傭和看護」的刻板印象實在太過強烈,再加上「瑪麗亞」一詞帶有濃厚的外國意涵(相較於東南亞男性移工的「阿強」)、以及廣告的曝光,這類帶有貶意的刻板印象自然愈發強烈,進而成為玩笑間的首選。
 
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這些刻板印象其實多是錯誤的,就像是菲律賓流言破除者在〈「菲傭」都叫「瑪麗亞」?你對菲律賓女性,究竟有多少誤會?〉這篇文章中所『破解』的,雖然在20至30 年前,因為宗教的因素,許多女性會有「瑪麗亞」這個共通的名字;但是,近10年來早已不是如此,且許多來台工作的菲律賓女性也不叫做「瑪麗亞」歐!
 
此外,菲律賓女性在台灣工作都是擔任幫傭或看護嗎?這當然也是錯誤的刻板印象!這可分為兩方面來看,首先,我們先從菲律賓整體海外工作者來看,菲律賓海外工作局201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在海外工作的菲律賓人,其工作類型最大量的是「非技術性勞工」,比例為32.7%(同時,專業技術型勞工也有30%,且包含專業的教育工作者歐!)而在這比例中,幫傭與看護佔了約三成,而其中大概一半是女性,所以這比例粗估下來,其實只有約5%歐,是不是遠比大家想像中的低呢?
 
另一方面,根據勞動部的統計數據,截至105年底,菲律賓女性在台灣的產業勞動人數為57,050人、在社福領域則是29,871人,顯示只有34.37%的菲律賓女性從事社福工作!而台灣民眾「菲律賓女性移工都擔任家庭幫傭和看護」的刻板印象到底是從哪來的呢?其來源除了前面提到的因素,更源自於菲律賓社福勞工中有98.69%為女性,男性只有1.31%的397人。而這類「看護當然是女性的工作」、「女性比較細心溫柔聽話」、「女性比較安全,男性看護可能會危險」、「男生做看護能看嗎」、「當看護的男生都怪怪的」、「男生會做家事嗎」、「服侍老人家當然還是女傭好*」等性別刻板印象所導致的職業性別隔離,諷刺地,更加深了「瑪麗亞」一詞所夾帶的性別刻板印象、偏見與歧視……
 
*註: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女傭」一詞很誇張,但事實上,個人最近聽到許多老人家的對話中,真的仍把外籍女性看護稱為「女傭」
 
最後,讓我們回到這次韓國瑜言論所引發的批評根源,懇請大家捫心自問:「聽到『瑪麗亞』這詞用來指稱菲律賓女性移工時,你腦海中浮現的印象與想法會是什麼呢?而當你的下一代被問到這問題時,你會希望他回答出什麼答案呢?」
 
目前在台灣的菲律賓新住民女性約有1萬人、菲律賓女性移工超過8萬人,他們已是台灣生活中的一部分,但過去數十年來,他們卻常常遭受歧視與不平等對待。明天是國際婦女節,在這個性平意識逐漸為社會帶來更多良善的現在,我們應該慎重思考這個問題,而不是輕笑帶過。請讓我們共同消除偏見帶來的限制,讓台灣看見更完整的世界!

蘋果即時,發布日期: 2019-03-08

來源: 蘋果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