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昱名:外籍看護工受訓 別便宜行事

陳昱名/高雄醫學大學高齡長期照護碩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

據報載,為改善外籍家庭看護工照顧品質與照顧技能,衛福部去年公布了「外國人從事家庭看護工作補充訓練辦法」,以落實《長期照顧服務法》中針對外籍看護工來台後接受訓練的規定,但1年實施下來,勞動部開辦了480班次,卻僅2人報名,其所架設的數位學習課程網站瀏覽人次也不多,相對於我國當前有26萬餘人的外籍照顧工作者,顯然不成比例。

衛福部相關負責官員雖然直言須檢討,卻也表示移工引進之前,本來就應接受看護相關訓練,所以補充訓練的設計上才沒有強制規定,還是交由僱主與移工自行決定接受訓練與否。

但這樣的認知,實際上忽略了一個盲點,儘管大多數的仲介業者甚至是政府單位都宣稱外籍看護工在來台之前,都已經受過相關照顧技能與生活語言適應等訓練,但只要對移工原生國家的「所謂」培訓環境與課程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絕對跟台灣一般所認知的照顧服務員培訓與證照考試制度有非常大的落差,不僅師資水準或者是訓練課程內涵對台灣照顧現場的適用度恐怕都有待商榷,許多研究也都證實外籍看護工來台後,多數表示之前在母國的訓練不足以負荷在台灣的照顧品質要求與生活困難適應。

試想,在台灣任何照顧人、協助人的行業都需要經過政府審核的課程認證或是證照考試才有資格從事,卻獨獨只有外國人從事家庭看護工作者可以便宜行事,豈不怪哉。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鄰國日本近年來也開始開放外國人從事看護工作,儘管其所採取社會融合的政策模式,給予專業技術訓練、語言訓練及成為公民的機會,實際上雖然所費不貲,但也帶起整體照顧品質的提升,更能透過考照率與培訓完成度篩選適任者。

而且,如果政策與法制上總是縱容外籍看護工的相關規定如此便宜行事,例如不需在台受訓考照、不受《勞基法》保障、勞動檢查不足以遏止移工被過度或非法使用……等,實際上也會傷害台灣本土照顧服務員人力資源成長與專業生涯發展,反正有價格相較低廉的選項,外籍看護工還被不當期待有額外的家務補充人力功能,往往就形成經濟學上所言之「劣幣驅逐良幣」現象,致使本地民眾對於照顧服務行業之專業性不易產生認可。

在專業地位不易得到認可,薪資又總是有類似功能但價格差一大截的選項,照顧服務品質的提升又並非公權力強制要求(本國人有,外國人無),自然也就會減少莘莘學子所願意投入發展乃至於視為志業之意願,長照2.0政策下的人力缺口,恐怕很難得到在地化的滿足。

是故,不管是考量外籍工作者的福祉或被照顧者的照顧品質提升,抑或是本地長期照顧服務人力資源培育與專業地位發展,外籍看護工來台後的強制訓練適應課程,以及相關勞動法令的一體適用,顯然都是勢在必行的,如此才能在兼顧外籍移工福祉人權與照顧品質的前提下,帶起台灣本土長期照顧服務人力的成長與專業認同。

蘋果即時,發布日期: 2019-03-14

來源: 蘋果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