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廣場》Ms. G/外籍看護悲歌誰人知?

Ms.G/助人工作者

 

不常聯絡的看護A,有一天突然連珠砲似的留了好多訊息給我,說她照顧的老人總是歇斯底里的責罵她、懷疑她偷東西,甚至三番兩次的報警,她覺得好尷尬好冤枉,同時又好害怕,會不會哪天人家真的就相信了老人的話把她辦了?A強烈的情緒透過文字宣泄出來,隔著螢幕都可以想像她激動泣訴的畫面。

另一名看護B則是直接傳了女人咆哮的影片,她說雇主的這位家人有精神病,常常報警並在大庭廣眾下指控她偷走她的錢,但全家、甚至全村的人都知道,錢是被她先生拿走的,B只是她惟一可以遷怒又不用怕被反擊的對象。警察三番兩次被動員,在現場又氣又無奈,B一邊對著女人辯解自己沒有偷錢,一邊強悍的拿起鏡頭當武器,記錄自己遭受的精神虐待。

如果有選擇,一般人都會轉身離去吧?為什麼要留下來,也許是雇主的理解和勸慰,還有久任才好開口要返鄉探親的考量,但轉換雇主的限制絕對是最重要的因素。這些精神施暴者都沒有違法 ,而且他們本身也是弱勢者,很難構成看護單方提出轉換雇主成立的條件,於是多點耐心和忍耐同時要小心,成為看護惟一的選擇,她們不論願不願意,必須付出的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而這不就是壓榨嗎?

今日新聞,發布日期: 2019-03-16

來源: 今日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