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跑山區、就算1個乘客也載 大學教授為何經營車行?

住在風景如畫的梨山,看病卻是最痛苦的折磨?看一次病車程來回超過6小時,車費就要超過3千元,若是搭公車,一天也只有3班,錯過就要再等上5、6個小時。為改善山上老人的處境,一個逢甲大學的教授帶領團隊開創出一套交通媒合系統,讓老人家方便就醫,再也不用忍受病痛。

「自從發生意外,就知道不能再自己開車了,」71歲的邱美麗,患有多種慢性病,經常得從梨山下山到台中市區看病。過年前某天,她獨自開車載國一的孫子上學,沒想到開到一半突然陷入昏迷、不省人事,一旁的孫子趕緊幫忙把車子停到路邊,才保住祖孫兩人的命。

家住台中梨山松茂部落的邱美麗,如果不自己開車,就得搭一趟600元、來回1200元的白牌車到台中,所以她寧願自己開車以省下車費。在差點出車禍後,她只好靠在台中工作的女兒請假回家,帶她去醫院回診。(延伸閱讀:為愛離職 前外銀董事長:這擔子,我卸不下

高齡化社會,偏鄉老人更趨弱勢

類似的例子愈來愈多,根據國發會推估,再過7年,台灣就會進入每5人就有1人超過65歲的超高齡社會,加上青壯人口持續往都市集中,和家鄉共老的長輩愈來愈孤立無援。

但這樣的困境,未來可能出現轉機。

去年12月,從事交通服務的小驢行團隊進駐偏鄉地區,透過長照專車,把老人家載出去,也為當地帶進長照補助和工作機會。他們結合大學、車行和NGO,如何為梨山打造交通生態圈?為什麼會踏入沒有業者願意去的地方?

以「驢駒扶持,行動陪伴」為理念的小驢行團隊,專為偏鄉做就醫接駁服務,希望能降低就醫難度。(邱劍英攝)

午後,天濛濛的台中山區,車子沿著中橫便道蜿蜒爬升,經過近3小時的漫長車程,終於來到海拔1千7百公尺的環山部落。沿路坡地一排排低矮的果樹上,布滿保護水蜜桃用的白色套袋,壓在樹上的白色長條管,把坡地劃成一塊塊方形的田,在雲霧繚繞中形成一片特殊山景。

儘管彷彿住在世外桃源,然而一旦有病痛,當地人總是傷透腦筋。

接駁耗時耗力,賠錢生意沒人做

「請年輕人載送,要油錢、車錢、工資和酒錢,來回就要3千塊,」個頭嬌小的陳佩玲,講起話輕聲慢語,但數起車資項目,連珠炮似講得飛快。

37歲的她,和丈夫兩人的身體狀況都不好,每個月要下山到台中市區看病1至2次,無論是一趟來回1200的共乘私家車,或3000塊的私人包車,對他們都是筆相當沈重的負擔。(延伸閱讀:張曼娟:他怨我恨我,我沒遺憾

環山部落距離台中市區將近150公里,松茂部落更達159公里,一趟車程就須耗費超過3小時;若是搭乘公車,當地僅有梨山到谷關的路線,一天不過3班,還要上網預約才有,只要錯過一班,就要再等5至6個小時,看一次病的代價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

終於在去年12月,小驢行團隊運用政府長照經費推出接駁專車,陳佩玲和丈夫符合台中市政府補助的失能對象,加上是低收入戶,每個月可以有8趟、來回4次的免費就醫接送。陳佩玲說,現在遇到身體不舒服,再也不用隱忍不看病。

長照專車背後的小驢行團隊,主要推手是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所長侯勝宗,他以叫車平台為基礎,聯手汽車租賃公司和非營利組織深入台中山區,打造出台灣第一個偏鄉共享交通服務圈,未來更計劃運用平台優勢,將服務拓展到急需接送的偏遠角落。

事實上,目前市面並不是沒有長照接駁服務。在長照2.0計劃下,各縣市都有多家特約車機構,但業者之間沒有協調機制,彼此完全是競爭關係

逢甲大學教授侯勝宗是小驢行團隊幕後推手。(邱劍英攝)

此外,當接駁是以趟次、而非里程計費,業者缺乏跑遠一點的誘因,以目前既有的制度是不論里程,跑平地一趟可獲230元補助,山區是300元,等於跑愈遠、賺愈少,因此少有人願意接案。

「小驢行」打造媒合平台,把餅做大

「別人不做的,我們來做,」博士論文就是研究移動服務的侯勝宗,5年前在台東受當地共乘載客做法啟發,開始研究偏鄉交通的服務設計,他透過科技部等多方經費,建置「小驢行」交通媒合平台,更跳下來自己當業者,去年底正式營運。

如今用來接駁的長照專車,都是9人座大小的交通車,最多可容納兩張輪椅加5個人,目前在台中平地有4輛、山區有3輛,全區都可接送,使用者可透過網站註冊或電話預約,收取費用依據身分劃分,符合台中市長照補助資格者,8趟內一趟收費63元,低收入戶則是在8趟內均免收費。

團隊成員向松茂部落居民宣導如何使用接駁服務。(邱劍英攝)

小驢團隊更建構出一連串流程,用科技讓社會服務更有溫度。

逢甲大學服務創新與行動設計中心專案經理劉國信表示,因為訂車者經常是家屬或看護,在資訊系統中可填入聯絡人資訊,當交通車抵達家門和醫院時,可選擇以簡訊、email或電話通知,讓家屬同步得知消息。

同時因長照交通特約單位大多數是社福團體、長照機構,無論是資訊或行政人力都不充裕,但平台上的所有資料都能符合衛福部所需的格式,業者申報費用時,可直接使用小驢行的資料上傳,節省各單位派人輸入的成本。(延伸閱讀:一位安養院老闆娘的告白:我做黑心生意

更重要的是,資訊平台有助於業者把餅做大,減少重複訂車的資源浪費。偏鄉交通接駁服務也能提供更完善的居家醫療。(邱劍英攝)

因為使用接駁服務的人往往因等不及,一次向多家業者叫車,透過資訊整合,讓人和機構都在同一個平台上,可避免重複訂車,讓司機白跑一趟。研究台灣大車隊超過16年,侯勝宗表示,如果多家服務商能透過平台分工,將可以接送更多長輩。(延伸閱讀:急診多做一件事,衰弱老人不困急診

「即使只有一個人,我們也會載,」負責服務營運、樂格適小汽車租賃有限公司負責人葉書含表示,雖然在偏鄉養服務,一開始需要更多的前期投入,但未來會利用共乘制度,放大專車使用效益。

比拚經濟更重要的事:落實健康平權價值

雖然被當地人戲稱為「梨山Uber」,但小驢行平台並不是要與特約業者競爭。

「比起經濟價值,我們更強調的是社會價值,」侯勝宗說,他更在意科技創新是否能為各方創造價值,因此特意開發讓多家業者可一同使用的平台。

當在平台上的服務業者愈來愈多,消費者可以做選擇,業者也會有改善服務品質的動力。同時為了鼓勵業者,小驢行平台對超過補助趟次的自費服務,會讓特約機構自行定價。

小驢行團隊也為部落帶來就業機會,44歲的謝文青2018年加入長照司機一列。(邱劍英攝)

儘管自願勇闖梨山,但是要找到有需要的人並非易事。目前小驢行在山區的兩個司機和一個調度員都是部落居民,當過巡山員和衛生所司機,44歲的謝文青在去年11月成為小驢長照司機,結束了失業近一年的日子。

在創造就業之餘,他們也負責開發需求,平常不開車的時候就到處走動,尋找需要交通接駁的人,無形中幫助更多山區居民接觸到長照資源。(延伸閱讀: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最大絆腳石是什麼?

小驢團隊進駐一段時間後,梨山當地居民對於長照專車的反應相當熱烈。

山區的搭乘趟次,從去年12月的32次,至1月已成長至79次。根據記者觀察,原本文宣註明需在兩天前預約搭乘,但現在已經需要提前到3天以上,團隊也預計招募更多人手,以滿足快速成長的需求。

小驢行團隊司機、陪護人員等群像。(邱劍英攝)

不過,考量梨山交通情形特殊,因為從梨山前往宜蘭的交通時間更短,而且開支比台中低,梨山有一半居民都是到宜蘭就診,但目前長照經費並沒有補助跨區接駁,小驢團隊計劃以募資形式,幫助梨山居民到宜蘭看病或復健。

目前小驢團隊已經在台中和宜蘭拓點,逐步建立偏鄉服務的模式,希望未來能協助更多縣市有效配置長照車服務。侯勝宗也計劃透過他所創建的計程車學院協會,訓練具備照護專長的斜槓司機,為移動服務加值。

隨著高齡少子化到來、鄉村人口凋零,如何創造新一波的社會服務創新,是縣市政府迫在眼前的任務,而小驢行若能成功,將是為長照接駁服務開了一扇窗。(責任編輯:賴品潔)

天下雜誌,發布日期: 2019-03-11

來源: 天下雜誌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