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者心酸誰能知 扶貧委員要向政府討公道

「社福抗貧聯盟」今(17日)於榕樹頭下聯合舉行民間扶貧高峰會,討論照顧者支援政策...
「社福抗貧聯盟」今(17日)於榕樹頭下聯合舉行民間扶貧高峰會,討論照顧者支援政策。 香港01記者陳淑霞/攝影
 

 

照顧者辛酸不足為人道,多個團體今(17日)舉辦民間扶貧高峰會,討論相關支援政策,有高齡的照顧者哽咽指,獨力照顧中風丈夫6年,壓力甚大,惟社會未有正視照顧者需要,大喊「有誰關愛我們?」;又有輪椅長者不滿照顧者津貼申請門檻高,已領社會福利的市民被排除於外,受惠長生津的兩老亦無從受惠。多個扶貧委員會委員亦有參與討論,認同港府需加快腳步,制定以照顧者為本政策,令被隱形的照顧者「被看見」。

 

坐輪椅出席的偉叔認為,目前關愛基金雖設照顧者津貼,但申請門檻過高,且港府規定不能...
坐輪椅出席的偉叔認為,目前關愛基金雖設照顧者津貼,但申請門檻過高,且港府規定不能同時領取其他社會福利,批評做法荒謬。 香港01記者陳淑霞/攝影
 

 

由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社福抗貧聯盟」今(17日)於榕樹頭下聯合舉行民間扶貧高峰會,討論照顧者支援政策,多位扶貧委員會委員包括鄺俊宇、鄧家彪、周佩波、劉愛詩、楊綺貞等應邀出席,不少街坊出席反映看法。

坐輪椅出席的偉叔認為,目前關愛基金雖設照顧者津貼,但申請門檻過高,且港府規定不能同時領取其他社會福利,他批評做法荒謬,又指社會上不少個案是以老護老,兩老同時領取長者生活津貼的情況甚是常見,港府將其排除於外並不理想:「照顧工作好辛苦,有少少獎勵都好。」

照顧者梁婆婆則哽咽指,丈夫中風6年,自己需一人分飾多個角色,包括物理治療、職業治療、中醫等,她又形容,照顧者辛酸不可言喻,惟目前港府取態以照顧者為本,背後的照顧者則被遺忘,期望港府可增資源讓他們「抖抖氣」,「如果我們都崩潰,香港的院舍都不知怎麼解決。」

扶委會成員、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指,照顧者協助港府分擔院舍負擔,惟諷刺的是他們卻被隱形,他認為,要撼動不近人情的港府,推動照顧者政策,民間需堅實、不可放棄,他以長者綜援風波為例,由於民間聲音強勢,始迫令港府退讓。

另一委員、社聯行政總裁蔡海偉亦認同,要建立照顧者政策,相關統計數據不可或缺,他以幼兒照顧作例子,雖然港府政策回應緩慢,但起碼有數可依,期望未來可整合全港照顧者數字,社聯亦將繼續爭取照顧者政策。

另一委員鄧家彪則指,強積金有對沖,詎料照顧者津貼也被「雙重福利」規限所對沖,他認為,照顧者貢獻良多,協助紓緩院舍壓力,「等同幫政府省錢」,但合資格者每月只得2200元津貼,對照資助院舍水平開支人均萬多元,兩者並不對等。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則認為,港府僅將照顧者津貼定位為貧窮問題,與民間存有分歧。

聯合新聞網,發布日期: 2019-03-17

來源: 聯合新聞網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