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逐底社會 有錢人也逃不掉的生存風險

2017年11月底,我滿60歲了,就即將有資格領年金(按:被保險人年齡達到65歲,且資格年資達25年以上,始具有請領資格)。所以,相關單位開始寄年金定期通知單給我。我打開一看後,頗為吃驚,心想:「天啊,怎麼才這麼一點錢……。」

雖然大學教授的薪水並不少,但大學的正式教職員就業時,年紀都比較大,因此共同救濟保險(按:指日本厚生年金,加保對象為受僱於5人以上私人企業所屬,70歲以下之男女正式員工。老年給付資格為,年滿60歲且繳費滿25年)的年數相對就少,因此能夠領取的年金當然也就不多。

在我那個年代,正職教員的年齡較低,不像現在要等到35歲左右才可能任職。而我的保險應該也是從35歲左右才開始加入。而且,與一般公司的正職員工相比,我繳的保費還少了6年。我甚至曾想:「這樣怎麼能退休?我得多賺點錢養老……。」反觀,現在35歲才當上教員的人,繳費期間更短。當他們年紀大到可以領年金時,心裡不知做何感想。

除此之外,就以我朋友為例,他開了一家診所,連他這樣收入不斐的醫生,都擔心自己將來過不過得下去。他不安的說:「趁現在還有能力趕緊賺錢,若我哪天無法幫人看病,也沒有多少年金可以領。」他雖然有過去擔任住院醫師的厚生年金可以領,可是他目前在外開業,每個月只有6.5萬日圓左右的國民年金,而沒有其他公家的年金可以貼補。因此,他會這麼說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就算是醫生,遇上逐底社會的情況,甚至當他們上了年紀退休以後,也可能無法享受清福。

總而言之,日本的社會福利已經無法保障往後中產階級的生活,只能維持現在的生活水準。因此,即使在外開業的醫生或大學教授等,原本無須擔心生活的階層,也開始擔憂將來可能面臨的風險。

工作到死已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何況,還有很多人從事的是收入不高的苦力工作。圖/p...

工作到死已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何況,還有很多人從事的是收入不高的苦力工作。圖/pixabay

真的要工作到死了……

我想,這樣的擔心受怕,以後也一定會持續下去。當40歲世代變老之後,即便是模範家庭,夫妻倆為了維持中產階級的生活,工作到死已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更何況,還有很多人從事的是收入不高的苦力工作。

有些人可能會想:「至少我有子女可以依靠。」但日本的父母大都不喜歡給孩子添麻煩。而且,我前面也說過,現在年輕人越來越不可靠。

最後,大部分的人即使年紀大了,還是需要自力救濟,例如找一份工作餬口或靠儲蓄、保險度日。

就這個意義來說,目前40歲世代在未來也難有閒情逸致去享受生活。並且在恐懼自己向下流動的情況下,生存下去。

確實,就模範家庭而言,如果沒有什麼狀況的話,舒適的生活將一如往常。然而,現在他們卻成天擔心「如果有個萬一」,自己會脫離中產階級。我前面提到的醫生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們最顧慮「失去工作、謀生的能力」。而造成這種狀態的最大因素就是,很早就臥病在床等。

雖說以日本目前的醫療制度來看,可提供每位國民最基本的醫療服務。然而,想要找一家好一點的醫院或看護設施的話,就需要準備一筆不小的資金,而這就意味著,平日就要準備一筆「多餘的錢」以備不時之需。

因此近幾年來,大家都拚命的賺、努力的存,不敢浪費一分一毫。然而,沒有工作能力,從中產階級淪落為下流老人的案例卻越來越多。

家庭關係的風險:子女沒自立、父母病在床

到了2040年,目前的40歲世代會是60歲世代,其親子關係也將面臨更嚴峻的風險。即便是過著小康生活的模範家庭,也可能因照顧家人而背負更大的經濟壓力。例如,他們30幾歲的子女什麼事都靠家裡,或者90幾歲的父母臥病在床,需要人看護等。

雖然這些都還只是「可能」的狀態,但到底會不會發生,誰也無法預料,這就是風險的本質,也是最棘手的地方。明天需要花的錢可能比今天更多,也可能不是--目前40歲世代在上了年紀以後,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也會一直持續下去。

即使是世人眼中的模範家庭,也可能因為一些突發狀況,而讓眼前舒適的生活旦夕毀滅,同時被迫步入老年。

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家庭越來越多,風險也越來越大。目前40歲世代的未來,已經無法擺脫這類的命運。

聯合新聞網,發布日期: 2019-03-21

來源: 聯合新聞網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