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長照人力不足的思考:為何不把「加強老人健康」計畫列入?

之所以選這個故事,是我看到「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促進協會」總幹事接受訪問時分享日本長照經驗:「我們居服員要受90小時專業訓練,才能上路。日本不用,機構先聘僱進來,相信機構的教育訓練,一年內讓他去完成所謂的分級訓練就可以。如此一來,人才的運用會比較多元與彈性。」

服務業的成本最貴,因為成本是人。人力與財力是長照2.0成敗關鍵,先瞭解有哪些服務。不管將來會不會用到,跟你有關的,你一定要知道:

1. 涵蓋範圍更廣

共有三種型態據點:A級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B級複合型日間服務中心、C級巷弄長照站。2021年預定發展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495 處、複合型服務中心895處、巷弄長照站2,610處,加速建構普及友善長期照顧服務體系。

▶到底什麼是長照2.0?點這裡了解詳情

2. 服務對象更多

「長照10年計畫2.0」將長照涵蓋率從現行3.5成增到5成以上。同時,長照服務對象也將增4類,服務人數預計由現行51萬1,000人增為73萬8,000人。 包括:

既然長照2.0服務對象更多,涵蓋範圍更廣;自然而然,意謂著需要更多力人,包括了照顧管理人力與照顧服務人力:

  1. 照顧管理人力:照管專員、照管督導。
  2. 照顧服務人力:包含基本照顧人力(照顧服務員)和專業照顧人力(社工人力、護理人力、物理治療人力、職能治療人力)。

據統計,全國長照相關科系29個,學生4,500人(2015學年度統計)畢業生約有一千多名,其中只有20%投入長期照護領域工作。

 
兩重點讓畢業生更願意投入長照領域
1. 加強心理建設

護理科系因為要到醫院實習,提早近距離接觸生、老、病、死的情境,活生生血淋淋,一方面固然會比同齡朋友成熟;另一方面,臨床工作的壓力與焦慮更是一大問題,必須有過人的毅力和永不退轉的愛心;因此,消化與調適是必然。

若無法適應,宣洩不當,調適不足,對護理工作可能卻步,當初的服務熱忱會一點一滴消磨殆盡,更遑論畢業後會繼續走上照護這條路。

2. 精進專業能力

老人情緒反應的時間和強度隨隨年齡而不斷提高,情緒趨向不穩定,耐心不足、易嘮叨、多疑、與人爭論等各種負面情緒一上來,平復時間往往更久。照護老人成了複雜與專精、耐心與愛心結合的高難度工作。

不要動不動就說年輕人抗壓不夠,這樣偏頗的輕率論斷,既不公平也不全面。根據衛福部統計,照顧服務員完成培訓後,真正進入長照體系工作的,只有26%,留任率偏低。

八年級照服員的告白:如果你們都覺得勞動不平等,為什麼要年輕人承受?

所以是誰抗壓性不夠?

但這已經不單純是抗壓性的問題。勞動條件造成的人力流失遠遠複雜得多。

hospice-1761276_1280
Photo Credit: maxlkt@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例如居家服務的失智照顧,資格門檻為20小時特殊訓練,但失智症初期,行為尚可自理;中期協調能力持續惡化,需要他人協助處理日常事務;晚期病情加重,出現妄想、偏執、幻覺與自言自語;末期認知功能下降到對任何事都無能為力,失去語言與運動能力,最後癲癇、昏迷直至死亡。

而現行規定的每小時200元,這種不論服務難易度、服務品質、資歷深淺的齊頭式報酬似乎有待檢討,很難說這不是居家照顧服務員流失的原因。

衛福部的《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0》(核定本)花了絕大篇幅在人力、推動機制、經費需求。我不相信官員沒有想過:之所以需要這麼多錢、這麼多人來做長照,最主要原因是推估未來10年內需要照顧的老人大幅增加。

為什麼不把「加強老人健康」計畫列入?

歐洲國家比台灣更早邁入高齡社會,除了提供優質的高齡者照顧服務外,也努力提高老人的自我照顧能力:先讓他們減少依賴;再減少老年人的罹病率、延後疾病的發生;終極目標是讓更多老人更健康,保持更久,減少國家的醫療支出。

例如丹麥的自助人助方案(help-to-self-help)及預防性訪視(preventive visits)、英國的強化自我照顧能力(reablment)。芬蘭則將從事體育活動視為基本人權,加強對社區老人運動健身的訓練,提升高齡人士身心健康和獨立自主。

TheNewsLens,發布日期: 2017-11-07

來源: TheNewsLens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