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第一線照服員會反公辦長照險?

 
 
論者表示,許多第一線居家服務人員挑戰現行制度的傾斜,次向地方政府反映也以無法可管予以回應,因此對制度的建立與後續發展產生強烈的不信任感,進而對未來必要的保險制度產生負面的反對態度。設計畫面論者表示,許多第一線居家服務人員挑戰現行制度的傾斜,次向地方政府反映也以無法可管予以回應,因此對制度的建立與後續發展產生強烈的不信任感,進而對未來必要的保險制度產生負面的反對態度。設計畫面

朱偉仁/「愛長照」執行長
 
筆者曾投書提出長照的議題除了錢以外,人力不足的問題要靠「公辦長照保險」在長照產業形成的「定錨效應」來吸引更多產業與年青人才的投入。
 
筆者本人過去經營數年的居家服務機構,也同時擔任其他縣市不同居家服務單位的評鑑委員,可以確定下列這些事情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例如:1.目前同時有照顧服務合作社提供居服員超過260元時薪加上假日加班項目的給付,使得月時工作時數180小時的居服員,經常性的有月領超過5萬元的收入,與部分居服單位日薪880元的法令邊緣制度相比,造成職場上有很大的薪資落差。
 
2.許多第一線居家服務人員挑戰現行制度的傾斜,認為政府撥付挹注長照2.0的給付金額多數受到地方派案單位控制,第一線的服務員只有收到50%的給付,甚至更低的給付,形成中間單位強勢控制的生態,經居服員多次向地方政府反映也以無法可管予以回應。
 
3.第一線的居服員心生不滿,因此對制度的建立與後續發展產生強烈的不信任感,進而對未來必要的保險制度產生負面的反對態度。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統計,自100年來造成死亡的照顧悲劇報導從兩件逐步增加至106年增加至11件,卻在107年倍增至22件。公辦長期照顧保險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不好的制度一定是要被檢討與滾動式修正。
 
但是,我們也必須從另一面的角度來看,除了公部門直接編制與派案,很難不被批評中間派遣單位的成本過高,畢竟沒有一個組織是完全相同的,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建立有經驗有默契的管理團隊,只有以時間換取空間,假以時日才能有效管理與派案。
 
另外,在家屬及被照顧長輩的部分也必需學習認識專業照服員,讓她們可以成為專業的幫助者而不是家庭幫傭(這項也是許多居服員的心聲),唯有同時願意謙卑的包容與學習,適當的留下產業中有服務能力的人選,扮演重要的支撐者。如此一來,我們在超高齡社會來臨時才能安然自若的生活。
 
一方面檢討長照的財務面與制度面,也反觀整體社會中大部分的民眾並非每個月有能力長期每月支付1.5萬元(居家初期)到4-6萬元(機構末期)費用長達8-10年,如果每月支付100-200元的公辦長期照顧保險的保險費,在需要用到時後每月有2-4萬的服務給付。這才能真正紓緩家人照顧上的財務壓力。
 
以此推論真正受到最大幫助的是受薪的民眾,經濟能力較佳的民眾通常不會反對,因為這些錢對於每個月有經濟能力支付10-15萬元照顧費的民眾而言,保險支付金額也不無小補(雖然影響不大)。反觀如果是企業主反對就激烈了,因為他們必須為員工撥付相對應的社會保險保費,這些對照目前沒有需要支付的員工福利費用,就成為另一股反對的力量。
 
台灣65歲以上老人有330多萬人,以15%失能率估算,加上65歲以下的身心障礙者,約有100萬人有照顧需求,其中80%、這80萬個家庭所受到影響的家人如果以兩個中年二代(45-65歲)加上兩位配偶,就足足影響超過400萬人。
 
隨著時間來到8年後的2026年,高齡者來到將470萬人超過總人口數的20%(超高齡社會),受到長照影響的家人就更多,期待社會大眾早日認清超高齡社會的來臨與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多推動公辦長期照顧保險的建制,讓這個高齡世代照顧長照長輩不再是重擔,衷心期盼高齡需要長期照顧的長輩都能隨心所願在家老化,照顧者也有幫助者而非獨自一個人承擔。
 
台灣也能真正減少長照悲劇。

蘋果即時,發布日期: 2019-03-28

來源: 蘋果即時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