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攝影的印尼看護媽媽:期許自己學好中文跟台語,和台灣人流利溝通

口述:Rachma訪談、執筆:鄭至涵

我是來自印尼爪哇Banyuwangi的Rachma,今年39歲。

我以前曾在新加坡當家庭看護4年,在出發到新加坡以前,我曾在印尼的仲介辦公室學了一點點簡單的英文,當時我的雇主是馬來人,他們所用的馬來語和我的母語印尼語相近,溝通比較沒有困難,但是日常生活就沒那麼容易了。

儘管新加坡的官方語言是馬來文,但大家最主要使用的語言還是英文,我的工作內容主要是要照顧小孩,當時他們一個四歲一個六歲,他們的父母認為英文是重要的,所以讓小孩接受英文教育,在那裡的幾年我都跟著孩子們一起學英文, 加上幾乎全英文環境,我的英文進步很快,用英文跟別人溝通或是寫訊息,都不是問題。

結束在新加坡的工作回到印尼後,過了幾年,為了讓我兩個兒子(一個13歲一個12歲)可以過更好的生活、接受教育,我選擇把孩子留給丈夫照顧,再次離開印尼工作。

這次選擇到台灣,來到台灣是個更大的挑戰,不僅氣候跟印尼、新加坡都很不一樣,語言是個很大的挑戰。雖然仲介辦公室在我出發前也有教我一些簡單的中文,但是中文比英文難多了,學起來更不容易。台灣的雇主跟我說中文, 而我主要照顧的奶奶是說台語,都是我完全沒接觸過的語言,文字系統也截然不同,現在我正在努力的學中文和台語中!

上次我是自己一個人去新加坡工作,但這次很不一樣。這次我和我的表妹及她的男朋友一起來到台灣工作,儘管我的工作地在雲林、表妹在苗栗,放假時我們還是有機會可見面。

南洋暖流4
Photo Credit:互鄉誌
右一是 Rachma 的表妹,右二是 Rachma

我把我賺到的錢大部分都寄回印尼給我的家人們,所以我們身上沒剩多少錢。但是我的表妹不一樣,她沒有家庭,所有賺的錢都是自己的,她只存了兩個月就買下了價格28,000元新台幣的C牌單眼相機,喜歡攝影的我常會跟她借相機來拍照,我最喜歡拍人跟台灣的各種事物跟景物。

我在2017年11月來到台灣這片陌生的國土,平常除了做家庭看護工外也有加入一個團體,只要我幫忙分享商品,商品成交後我可以分到100元的獎金,這是我多賺點錢的方法。休假時會到台中東協廣場或是台北車站繞繞,因為那裡有許多同鄉,也可以吃到家鄉的料理,讓我在台灣找到熟悉感。

南洋暖流4

對我而言,語言是重要的。到新加坡我可以用自己的語言印尼文和部分的人溝通,而在那裡學到的英文,來到台灣甚至以後去其他國家也可以使用。我現在在台灣,所以我最想學好中文和台語,雖然中文字很難寫但我還是很想學會,期許自己能早日學好中文跟台語,和台灣人流利的溝通。

TheNewsLens,發布日期: 2018-08-30

來源: TheNewsLens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