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遭警車撞癱 竟無人扛責 天價醫療費壓垮父母

【游仁汶、石明啟╱綜合報導】去年的今天,刺耳的警笛聲在新北市鶯歌區鶯桃路上呼嘯,一輛警車沿路高速追逐前方亂竄的BMW轎車,轎車剛闖過路口紅燈,警車正要跟上,悲劇就此發生,一名楊姓女機車騎士從巷口穿過馬路,「砰」一聲、夾雜金屬刮地聲,24歲的楊女應聲倒地,車體四散,楊女送醫撿回一命但從此癱瘓無法言語,楊女父母幫她打官司討公道,地檢署卻認為警察有開警示燈及警鳴器沒有過失,找不到人要為這場車禍負責。

今 楊女腦部受傷後全身癱瘓、無法言語只能長期臥床。家屬提供
今 楊女腦部受傷後全身癱瘓、無法言語只能長期臥床。家屬提供

這場悲劇的女主角楊女去年剛踏入社會工作,對未來懷抱許多綺麗夢想,正要一步步實現,豈料去年的今天,她騎機車上班時被追逐毒犯的警車撞上,腦部重創、手腳骨折,從此癱臥在床,漂亮長髮因腦部開刀被剃光,身形也因病痛而變形,生活起居全靠看護照料,更令家人難過的是,經過一整年的治療,楊女完全沒好轉跡象。 

昔 楊女去年剛出社會工作,正值青春年華。家屬提供
昔 楊女去年剛出社會工作,正值青春年華。家屬提供

 

父母擺攤經濟困頓

由於楊女家境不太好,她被撞殘後,父母只能靠擺攤賣小吃維持家計,龐大醫藥費和看護費,讓父母的經濟壓力非常沉重,原本擔任義消的楊父多次難過怨嘆:「我幫助過許多人,不知為何我的女兒會被警車撞成這樣?」楊女父母無奈控告肇事警員涉嫌業務過失重傷害罪,欲幫愛女討公道。 
新北地檢署收案後,拼湊、還原車禍現場發現,去年3月31日上午9時許,桃園市八德分局大安所姜姓警員,發現一輛BMW違停,姜員用警務系統查詢後發現車主是有竊盜治安疑慮者,打算迴轉攔查,一名男子走近該車東張西望、形跡可疑,姜員認出對方是他抓過的卓姓毒犯,隨即將警車橫停在BMW前方,豈料男子跳上駕駛座擦撞警車,加速逃逸。 
姜員告訴檢察官說,當下他認為卓男開車擦撞警車已是妨害公務現行犯,所以他立即開警示燈與警鳴器追捕卓男,追逐約20公尺後,卓男闖紅燈通過鶯桃路658巷口,他跟著追車,此時一輛計程車從左邊巷口出來要右轉,接著計程車左邊跟著一輛機車,他的視線被計程車擋住,等他看到機車時來不及反應,直接撞上楊女。 
檢方為釐清責任,勘驗警車上的行車紀錄器、路口監視器、路口超商內監視畫面等,確認卓男有擦撞警車並加速闖紅燈逃逸的行為,已可懷疑他是妨害公務或其他犯罪的現行犯。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規定,姜員本於職權開警示燈、鳴警笛追捕卓男,並未違法。 

監視器畫面顯示,姜姓警員看到楊女機車時已來不及煞車,直接撞上。翻攝畫面
監視器畫面顯示,姜姓警員看到楊女機車時已來不及煞車,直接撞上。翻攝畫面

車禍現場是桃園市區往新北市鶯歌區的主要幹道。游仁汶攝
車禍現場是桃園市區往新北市鶯歌區的主要幹道。游仁汶攝

警反應時間僅2秒

另根據路口監視畫面顯示,警車闖紅燈至路口撞上機車,僅有2秒,應屬猝不及防的突發狀況,姜員無法預測及控制,他已善盡注意義務,無法將過失責任歸責於他;車禍鑑定委員會也認為,楊女沒讓警車先行是肇事因素,姜員沒有肇因。檢方綜合相關證據後,認定姜員是在執行緊急任務,且有啟用警示燈、警鳴器具交通優先權,無法將過失責任歸咎給姜員,不起訴姜員。
雖警員執勤無過失,但楊女無辜遭撞癱,讓楊家陷入困境,楊家的律師表示,楊女的傷勢嚴重,雖撿回一命但復元狀況不理想,即便能進食也僅能稍微控制手部動作,且無法開口說話,拿嬰兒餅乾給她吃,她雖能接手把餅乾放入口中咀嚼,但感覺僅像是本能反應。 

楊女現僅能稍微控制手部動作,接取家人給的物品。家屬提供
楊女現僅能稍微控制手部動作,接取家人給的物品。家屬提供

民眾不應淪犧牲品

桃園市警局八德分局昨表示,楊女在加護病房時警方每天都探視,轉到普通病房後仍維持2至3天探視一次,至今仍持續關心,警方私下表示,已致贈3次慰問金給家屬,但不便透露金額。
楊女律師則轉述,事發後警方雖有向楊家表達慰問之意,但並未實際賠償,讓家屬認為警方早已認定自己沒有過失、沒有責任的感覺。家屬將等收到處分書後再研究是否再議,也不排除提起民事訴訟求償或聲請國家賠償,但金額還要進一步計算。
八德分局則回應,未來若家屬提出民事求償,警方將予以尊重。
《蘋果》昨刊出此新聞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贊同:「怎會要家屬負責呢?國家應出錢善後,不然繳稅幹什麼用的?警察執行公務也應免除責任。」「警察沒錯,但國家應照顧傷者!」
律師林子翔呼籲,當國家設置《警察人員人事條例》、「警察人員因公傷殘死亡殉職慰問金發給辦法」,讓執勤受傷的警員能獲慰問金時,也應將民眾的風險納入考量,另設其他制度緩和民眾風險,「否則只是讓善良民眾成為國家致力公益時的犧牲品」。 

蘋果日報,發布日期: 2019-03-31

來源: 蘋果日報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