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照顧者家庭是否出現一個新的危機?

台灣面臨高齡社會與少子化雙重考驗,面對難以承受的照顧難題,如何突破?設計畫面台灣面臨高齡社會與少子化雙重考驗,面對難以承受的照顧難題,如何突破?設計畫面

 

資料來源: 朱偉仁/「愛長照」執行長
 
近期,看護服務市場有兩個主要可以關注的變化

1. 一則以喜

2. 一則以憂
 
令人欣喜的是:上個月筆者到立法院開協調會,討論有關照顧機構招人不易時,衛福部提到居家服務人員提高薪資後,去年居服人力的確增加了將近6000多人。同時也讓人不禁擔憂,是否原來照顧服務市場的照顧人力出現轉場現象?因為這一陣子特別多朋友問我是否有認識看護可以到醫院照顧病人?
 
如果我們的醫院體系正值缺人(看護)之際,筆者不免擔憂照顧者家庭是否出現一個新的危機?
狀況1: 家人緊急住院時,找不到醫院看護(居家服務員必需退場)。
狀況2: 醫院臨時通知出院,找不到回家短期接手照顧的居服員。


最終在找不到看護情況下,在職的家人往往必須請假陪伴照顧,或者白天上班晚上照護,心力交瘁之餘讓人不禁擔憂,身為上班族的家庭照顧者,是否成為照顧離職潮的一員?
 
醫院看護與居家服務員同屬照顧服務員的職業種類,只是工作場域一個在醫院,一個在失能老人家中。居家服務在長照2.0的1966專線大力宣傳之下案量暴增,輔以多元開放照顧服務合作社與公司法人可以申請居家服務單位,一起來接受政府政府補助的居服個案,瞬間居家式的照顧服務員大量缺工,加上上次在貴報所載,照顧服務合作社所屬的居服員正常上班22-23天/月,常態式薪資可以達到5萬多元/月,如此一來,更多照服員不願意長期性24小時住在醫院照顧病人,取得每天2000-2400元的薪資(折合時薪只有100元的超低價)。
 
除了因為要為病人翻身拍背換尿布,動輒得咎的被病人與家屬要求半夜不可以熟睡;加上薪資報酬扣除醫院回饋金與簽約看護中心的10%,看護實收是1800-2160元/天,在醫院連續工作23天的24小時的看護工作(總工時552小時)實際收入41400-49680元還不及居家服務員經常性超過5萬元(時薪265元*180小時+假日加班費)的收入。每月工作天數相同,工作所得多幾千元,工作時數從552小時變成180小時,減少成為不到1/3,如此誘人的改變,難怪找不到人在醫院照顧病人,再次突顯台灣整體照顧環境的人力規劃顧此失彼。
 
如同勞動部研究後表示(中央社107/02/09),衛福部統計顯示長照家庭中有65%由家人自行照顧,但總會有臨時狀況,讓家人在短期內無法照顧長輩,研究中認為此時若透過協作平台(例如:Uber、接案平台等),可望媒合零散且閒置的人力,進入長照體系,協助長照家庭照護長者。
 
筆者過往多年聘用照顧機構照服員、居家服務員與醫院看護(機構長輩住院及自己家中長輩住院)經驗得出,許多照顧服務員受訓後實際擔任照顧場域的專業服務員、或者照顧自己家人後,有些人因為受傷或者因職場倦怠,也有因家庭需要從職場退下來之後,希望每週維持工作15-20小時,每月60-80小時的照顧工作就好,如果有250元的時薪,收入有15000-20000元/月,對有些人來說也是足夠自己每個月的生活費。這些改變除了收入足以應付生活所需之外,我們台灣的未來也必須讓這些已經明白工作與生活的必須平衡的人可以更多。因為整個社會的正向循環還是必須將自己身體照顧好才能照顧其他人的人,讓人人都學習如何照顧好自己也可以幫助別人。
 
如果這些可以選擇從事兼職的照顧服務員,是訓練過的10萬人扣除現行職場估3萬,其中7萬人有50%就有3萬5千人可以在地就近提供60-80小時的照顧人力,以每月8小時*22天=176小時來算,280萬工時也增加了將近1萬6千人的專職照顧人力出來。
 
台灣現在已經身處高齡社會與少子化雙重考驗,面對難以承受的照顧難題,筆者絕對認同看護平台要合法經營並且善盡管理責任,政府相關部門如何結合與整合各種社會中的資源改善多數長照家庭的人力困窘?試圖減少甚至消弭駭人聽聞的長照悲歌。長照看護平台興起,正是這個世代試圖解決長短期照護人力問題,相對也提供更多勞工朋友就業機會,值得各界一起努力與深思。

蘋果即時,發布日期: 2019-04-04

來源: 蘋果即時 原文